欢迎来到 - 正规赛车群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随感日记 >

冬夜读诗随感

时间:2020-08-06 08:04 点击:
诗中将落花之动,形态之风韵描写的出神入化。“半将艳质迎风舞,散做香魂共月寒”写花之艳,花之舞,花之香,花之魂给人以惊心的美感,即使是落花亦有其难以遮掩

  花开花落只是一种自然现象,然而“落花”却已成为诸多文人骚客诗文中排遣苦闷不可或缺的意象,著名的如《红楼梦》中的《葬花吟》: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……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”林黛玉将满腔的悲情愁绪化做一缕青烟浸着纷纷的“落花”随风飘然而散,美人迟暮,红颜易老,这是凄凉的感伤的美丽。然而,“落花”在诗人笔下也有另一种淡然之美。

  冬夜,窗外细雪纷飞。让自己的心沉寂下来,于细细品读中发现,也有些诗人是以一颗平常心面对“落花”这一自然景象的。

  “草不谢荣于春风,木不怨落于秋天”(李白《日出入行》),“万物兴歇皆自然”。四季交替是自然界的规律,世事荣辱包括生命亦是生生不息的交替变换,大诗人的洞彻、豁达之情悠然可见。“为君结芳实,令君勿叹息”(前人《惜花》),诗人的笔下,“落花”作为自然之景,属自然交替之物,由花落果存的自然交替表达了诗人对生命的新开始的憧憬之意。最能体现诗人“平常心”的则属陶弼的“得莫欣欣失莫悲,古今人事若花枝。桃红李白蔷薇紫,问着春风自不知”(《落花》),以“落花”的时令即顺应自然交替的规律,表明诗人对“花开花落”、“得莫欣欣失莫悲”的一颗“平常心”,融入了中国古代的禅宗思想,颇有韵味。

  后诗如于谦的《落花吟》中“昨日花开树头红,今日花落树头空。花开花落寻常事,未必皆因一夜风”;申时行《落花八首》中“风光递转寻常事,可奈年年送白头。”于谦诗直接沿用了前人的“平常心”之意,申诗则借花开花落的自然交替,物与人的对比,感慨时光的飞逝,在平常心之中又夹杂了些许伤感、落寞之意。丘云宵《残花》中“昨日看花花满枝,今朝烂漫点秋池。无情莫抱东风恨,作意开时是谢时”,面对今非的对比,诗人的内心依然淡定如初。

  我最喜欢的还是陈如京的这首《落花》诗:“万树阴阴春已关,绮霞浮水动波澜。半将艳质迎风舞,散做香魂共月寒。银蒜低垂红雨急,金铃忘缀绛苔残。不知游冶寻芳处,无恨葳蕤藉锦鞍。”

  诗中将落花之动,形态之风韵描写的出神入化。“半将艳质迎风舞,散做香魂共月寒”写花之艳,花之舞,花之香,花之魂给人以惊心的美感,即使是落花亦有其难以遮掩的独特的气质,即使是落了也要在其生命中舞出最独特的魅力。诗的最后一句中“葳蕤”是指草木茂盛枝叶下垂的样子,此句的意思是点明落花的用处即可以当作锦鞍的草垫,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,开有其艳,落亦有用,此时此刻的落花哪里还有些许之“恨”呢!诗人将落花人格化表达了对落花的赞美之情,同时亦有诗人高洁的品性的自比。

  仿佛置身于落花的飘飘洒洒中,去探求诗人们淡定的内心世界,自己也作了一次心灵净化之旅。深夜,伴着淡淡的落花香欣然入梦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