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正规赛车群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占卦 > 风水 > 办公室 >

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陶玲:以深化改革塑造资产管理行业的未来

时间:2020-08-10 10:02 点击:
8月9日上午,在南方财经全媒体旗下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主办的“2020中国资管年会”上,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陶玲发表《以深化改革塑造资产管理行业的未来》的主

  8月9日上午,在南方财经全媒体旗下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主办的“2020中国资管年会”上,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陶玲发表《以深化改革塑造资产管理行业的未来》的主题演讲。

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陶玲:以深化改革塑造资产管理行业的未来


  陶玲表示,过去,以资管新规出台为标志,前后三年多时间,在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、证监会等各部门和行业机构的共同努力下,做对了以下两件事:一是,抓住了去杠杆的宝贵时间窗口,有效化解影子银行风险。二是,就资管行业的本质和定位取得最大共识。

  对于前者,“回顾去杠杆的过程,我们体会到,如果没有抓住2017年以来宝贵的时间窗口去杠杆,如今加杠杆的空间将十分有限。”陶玲说,“绝大多数小微企业并没有通过资管产品获得低成本融资,所以,治理影子银行乱象,并不是导致小微企业融资更难更贵的原因。”

  对于后者,“打破资管产品的刚兑是必然的,一些投资者为此遭受损失,但所有投资者会因此受到教育,从而培育正确的投资理念和收益预期。”陶玲说。

  她指出,资管行业的本质和定位已经取得四大共识:一是资管业务的本质:卖者尽责,买者自负;二是资管行业的定位:连接投资者和融资方的直接融资,金融机构扮演服务角色;三是资管行业的监管方向:统一监管标准,强化一致性监管,消除套利空间;四是资管机构的发展前景:是金融市场重要的机构投资者。有市场机构分析,我国居民的金融资产仅占全部资产的20%,未来居民的资产配置将从房地产、存款向资管产品转移,资管行业蕴含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增长空间。

  “被各方关注的是,我们还对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达成一致。”陶玲说,在整改过程中发现,新产品发行续接老资产的能力有限,存量非标资产规模较大,面临处置困难。当前,疫情加大宏观经济下行压力,金融机构落实资管新规面临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双重约束,为此,经过反复研究和测算,延长资管新规的过渡期1年至2021年底。延长过渡期并不是改变资管新规的原则和标准,而是,降低金融机构整改压力,减轻对金融市场冲击,稳定实体经济融资,避免存量资产集中处置造成信用过快收缩。在执行上,要求金融机构承担主体责任,监管部门逐季监测实施。对少数过渡期结束时仍未整改完成的金融机构进行个案处理,避免刚性整改“一刀切”的不利影响。

  当然,实践中,还有一些想推动的工作进展不够。主要是:行业呼吁了很久的,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的税收政策,还难以实现;再如,对资管业务上位法的统一适用,是证券法、证券投资基金法、还是信托法,存在不同理解。

 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,陶玲指出:“过渡期总要过去,行业总要归于常态,资管行业的未来,取决于继续深化资管行业改革的决心和行动。”

  因此,一是通过深化改革,追求在不确定环境中的可持续发展。需要坚定地以各类资产“风险--收益”相匹配为基本理念,做实主动管理,坚决打破刚兑,强化资金端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,提高投资端的资产配置能力,提升专业化服务水平。二是通过深化改革,助推金融体系的结构性改革。各类资管机构将作为资本市场中与保险公司、社保基金比肩的机构投资者,可以以募集和管理稳定的中长期资金为重点,开展股权投资、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,促进融资结构的根本性改变。三是通过深化改革,融入更高水平的金融业对外开放。四是通过深化改革,提升资管行业监管的适应性。

  以下为陶玲演讲全文:

  以深化改革塑造资产管理行业的未来

  ——在2020年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上的发言

  各位领导、业内专家和新老朋友:

  早上好,很高兴接到21世纪经济报道的邀请,连续第四年参加资管年会。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,今天,资管年会能够在上海如期举办,得益于中国依靠体制优势,在抗击疫情和恢复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功。在疫情冲击下,全球经济金融环境都在发生深刻变化,对资管行业的影响不仅是现实的,也是深远的,这使得今年的年会格外特别。近日,正如行业预期,资管新规的过渡期政策调整已经宣布,在现实需要和根本定力之间把握平衡,传递清晰信号。值此前所未有的时刻,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,如何认识过往,在此基础上,进一步深化改革,引领和塑造资管行业的未来。

  一

  搞清楚未来往哪里去,就不能忘了,过去我们从哪里来。

  过去,以资管新规出台为标志,前后三年多时间,我们做对了什么?可以说,在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、证监会等各部门和行业机构的共同努力下,做对了以下两件事:

  第一件事,抓住了去杠杆的宝贵时间窗口,有效化解影子银行风险。

  高杠杆率意味着高债务,高债务导致高风险,这是全球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机给世人的教训。在我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中,杠杆率高固然有储蓄率高等客观原因,但保持适度的杠杆率,使债务负担与实体经济的增长和回报相匹配,是维护宏观稳定的基础。

 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,宏观杠杆率持续攀升,影子银行快速膨胀,已成为宏观金融风险的重大隐患。2008年至2016年,我国货币条件及监管偏松,宏观杠杆率年均升幅都在10个百分点以上,同业业务、银行理财等影子银行业务快速发展,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,虽然影子银行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金融服务的不足,但不少资金进行监管套利,多层嵌套,违规加杠杆,脱实向虚。当时,国际社会普遍对中国的影子银行较为悲观,认为规模巨大,底数不清,风险一旦爆发,将动摇整个金融体系。

  2017年以来,从去杠杆到稳杠杆,影子银行规模收缩,风险收敛。自2017年初,监管部门重点整治同业、理财、表外等影子银行业务,同时,随着资管新规进入起草和公开征求意见阶段,金融机构的预期和行为边际也开始发生变化。2018年4月,资管新规正式出台,成为去杠杆的标志性事件。截至2019年末,中国影子银行规模三年累计压缩了16万亿元,信托业的同业通道业务较历史峰值累计下降近5万亿元。中国治理影子银行风险的成绩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的认可,并获得国际评级机构和国内主流业界机构的正面评价。与此同时,宏观杠杆率在这三年里,累计仅上升了5.9个百分点,注意,是增速大幅放缓,而不是绝对量的断崖式下跌,所以,可以称之为“稳杠杆”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