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正规赛车群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

“读书”的优美散文

时间:2020-10-28 13:22 点击:
导语:捧起书,它是圣洁的;翻开书,它是万能的;阅读书,它是美妙的。以下是小编为大家精心整理的散文,欢迎大家阅读参考! 三更有梦书当枕 读书需要一种心境。安

有关“读书”的优美散文

  三更有梦书当枕

  读书需要一种心境。安详的心绪以及静谧的氛围,都可以将我带入那种既恍惚空灵又旖旎美妙的境界中去。在一种如诗的意境中读书,心灵会像热水里的新茶一般丝丝缕缕地舒展开来,抑或会感到那个温暖的杯底从心房间熨过,熨平心上的每一条褶皱。

  心境摇曳不可读书,功利浮躁不可读书,灵魂纷乱不可读书。读书需要静下心来,心无旁骛,仿佛人于树下禅定,风声雨声车声马声,无一入其耳;酒色财气,无一动其心。其中境界如徐燕谋赠钱钟书先生的佳句:“北海西山都可恋,我来只为读奇书。”

  于幽美如诗情琴韵的意境之外读书,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想起一位伟人青年时锤炼自己,专拣市声嘈杂之处读书,常激赏赞叹,这种大境界,非常人所能修得。看来,片刻宁静,一室温馨,对读书人是何等重要。求生存的匆促步履,打乱了众生心灵的止水。爱于时光的余白处,慵读几页书,犒赏一下干渴的灵魂,可是家务劳动、友人来访、子女教育以及电视喇叭的聒噪,使你无处躲藏。日常的喧嚣里,早已找不到须臾的宁静。

  所以深夜是最宜于读书的时候。这时,人已去,茶已凉,片刻前还热闹非凡的斗室骤然阒寂。家人睡熟,喋喋不休的电视也早已哑然无声。月华似水,佳期如梦,拧亮床头一盏青灯,取一个舒适的姿势,或躺或坐,罗衾掩住半个身子就可以了。

  书是选好的,就放在枕下,不必从书架上查取。用不着书签指路,一下就能翻到要看的地方,对于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来说,这动作就该像手巧的售货员取货一样娴熟。不紧不慢地接着昨天的看,若是情节极佳的小说,可以一口气读上三五十页;若是散文,品上几篇也就够了,不必太多。像少年时读书那样,不眨眼看到天明,是不可能的,因为明天一早,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等待着我。学生时代焚膏继晷的苦读对我来说已成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。不再去想那些,用宁静的读书为每日的繁忙画上一个优雅的休止符,已经令我感到自豪,哪怕只读三五页,也已满足,关键是活出一分安然的心境,心甘情愿地做精神麦田里最后的守望者。

  想起英国作家阿斯查姆在《校长》一书中回忆他最后一次拜访简·格雷夫人的情景。那天天气很好,格雷夫人的父母正在远处的花园里游猎,笑闹之声由窗子潜入寂静的室内,而格雷夫人却独自静坐在窗子旁,阅读柏拉图的《苏格拉底之死》的精彩篇章。作家十分好奇,格雷夫人回答作家说:“他们在花园里得到的全部快乐,远远不及我在柏拉图的`书中得到的多。”“索物于夜室者,莫良于火;索道于当世者,莫良于典。”这是汉代学人王符在《潜夫论》中所说,信然。

  我常常被书感动着,被友情感动着,被鼓励感动着,被忠诚感动着,被美好感动着,被优秀人物感动着,被思想家感动着,被科学家感动着,被文学家感动着。书于我就像是流水于干裂土地,书于我就想天空于小鸟......

  窗外夜色渐深,疲倦渐浓。合上书本,塞于枕下,坦然入眠。三更有梦书当枕,纵然明日有万劫不复的灾难等着,在梦乡里,仍会一枕书香而露出一丝无忧的微笑。

  夜阑有梦书当枕

  夜未央时,占一角书我对语的空间,痴迷于方块字组合生出的万种风情,久之竟恍入书境,待黄粱饭熟,东方大白,方知是书香入梦而来,不禁抚书而笑。

  读书常要选择好的氛围,一夜雨声滴答檐下,一帘微风弄书而来,纵然是难得的清静,也别有风味。便是隆冬之时,寒气料峭,置身于“绿意新醅酒,红烛小火炉”的画面,却也浑然忘却了冬天的漫长和萧条;酷暑之日,但咀嚼书中的文字,如品一杯淡淡的香茗。

  在“蔷薇一架香”下置一凳一扇,也可算纳良消暑之良方。

  要读书,读好书。如果说文字如木似浪,那么读者就是一叶扁舟:风起水兴,激扬腾越,扁舟失重于浪尖波谷,心惊魄动;风平浪静,水流缓缓,扁舟腾越,扁舟自横,闲适安然。

  歌德说:“读一本好书,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。”但总以为读一本好书,是面对着一处好风景,感受其间流露出来的或粗犷豪放或纤巧秀弱,或深远空灵或雄伟磅礴的风韵。当与我心有不可遏制的“戚戚焉”时,人达到心旷神怡、养心浴德的境地恐怕就不再是难事了。此时,书已超脱出它本身的价值,成为一个睿智的长者,一个推心置腹的朋友。他面你而坐,娓娓而谈,睛动睫转之间,便可得“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”的好处了。好书常须精读,程颐说:“读书之味,愈入愈深。”这味,就是在吟哦低咏地推敲之间。徐然生成,屡读不厌,屡读屡觉馥郁津甜,齿颊余香。

  五柳先生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”之法偶一试之,也实在是上上之策。太滞,太过刨根究底,反不易体会书中隐喻的意味。有的人从不刻意读书,但总在蓦然回首中,得来灯火阑珊处的书外之意。初看《老残游记》总不开窍,怎么第一回梦中所见人物到末一回竟成真人,百思不得其解,就放置在一旁。待后来看李公佐《南柯太守传》方知刘鄂是用梦与真两相错合,以证明“人生虚浮,梦里一场”的消极思想,这“顿悟”出的会意更亢奋了我的求知欲。心下便想:古人说,少年读书如隙间窥月,中年读书如庭上望月,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,但既然坦然坐于庭上望月,立于台上玩月,又何必定要等到美髯飘飘,白首苍苍之时呢?

  读书要做到“深入浅出”四字是最不易的。年少时,读书不能入书,不知作者用意何在,更不知欣赏,大声念了两句,丢弃一旁,久了,便忘个精光。但近来读书,又常误入歧径,伏于言下,精啮细咬,俨然蛀虫,处处为书中文字牵制,拘泥于一言一语中。曾深爱李清照的《濑玉词》,读得昏天黑地,竟长时间萦绕于凄婉低沉的词风中,不得开脱。索性不再翻看,拿了苏轼、辛弃疾的书来“攻毒”,果然开阔清朗许多。所以读书一定要出书,以审慎的目光筛一遍书,善者,我用,且用得透脱;恶者,我弃,且弃得洒脱。高尔基说:“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用黑字印在白纸上的灵魂,只要我的眼睛、我的理智接触了它,它就活了起来”。出入到此,又是何等的驾轻就熟?

  想来嗜书成癖的不只我一人吧。每每摊头店里,忽见一本好书,便双目放光,耳热心跳,双手痒痒揣于袋内,方觉囊中空空如洗。偶得好书,又不敢置于桌上,深恐一日不在时,同事朋友借了走,再去索还,怕要高叹“难于上青天”,后悔不迭。不过,大概归功于我无恒的性格吧,读书总随兴。一日,从同事手中看到陆机的《文赋》,惊喜之情不可名状,一口气抄了半本,半年后再从书店购得,初见之情不复再来,竟然束之高阁,随它尘封。但书不应怨我,它知我深爱它,且不矫饰,不虚伪。

  夜阑有梦书当枕。我总觉得生活在书所营构的氛围里,嗅着书香,咀嚼书味,躺于书面,坐于书背,夜是这样静谧,仿佛可以感觉空气的流动,枕着一摞书香,且沉沉睡去,睡入历史与现实之中。

  以书为妻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